在精神病院,评剧妙语

大音乐家瓦格纳的学生、奥地利作曲家胡戈?沃尔夫,37岁时精神失常了,被送进一家精神病院。
但他还时不时地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那只钟有毛病吗?作曲家指着医院餐厅里挂着的一只大钟,问服务员说。
它走得很准。服务员回答说。 沃尔夫又问:那么,它来这儿干什么呢?

在意大利作曲家M?路易吉?凯鲁比尼担任巴黎音乐学院督学时,有一位学生写了一个歌剧打算上演。在试演该剧时,他邀请凯鲁比尼去观看,想看到权威的评价。
凯鲁比尼耐心地看完了一幕,又看了第二幕,但未作一句评论。年轻的作曲家看着他如此专心观剧而沉默不语,紧张得在凯鲁比尼的包厢里进进出出。最后,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焦虑,问凯鲁比尼:先生,您有什么话和我说吗?凯鲁比尼抓住他的手,亲切地对他说:我可怜的小伙子,我能说什么呢?我已经花了两个小时听着,但你对我什么也没说。

托斯卡尼尼对一个水平很差的交响乐团大光其火。我退休后要去开一个妓院,音乐家突然说道,你们知道什么是妓院吗?我要招揽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它将成为充满激情的斯卡拉歌剧院。你们所有的人都被阉割过,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休想进妓院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