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之事,以子之矛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著名的乐队指挥布鲁诺?瓦尔特到了美国。他首次指挥纽约交响乐团时,发现第一大提琴手沃伦斯坦无论是彩排或正式演出时都有意不听指挥。
您是一位志向非凡的人,沃伦斯坦先生,可您的抱负是什么呢?瓦尔特没有当众责怪他,只是请他来个别交谈。指挥家的态度非常友好。
成为一名指挥家。大提琴手答道。
瓦尔特笑着说:那么,当您成为乐队指挥时,我希望您永远不要让沃伦斯坦在您面前演奏。

勃拉姆斯的乐曲很大一部分是以抒情的旋律见长,因此总能使年轻女士陶醉不已。
有一次,勃拉姆斯被一群女士团团围住,她们喋喋不休地问这问那,搞得他心烦意乱,几次想借故脱身,但就是突不出重围。
无可奈何的勃拉姆斯取出一支雪茄抽了起来。女士们受不了浓烈的烟味,就对他说:绅士是不该在女士面前抽烟的。
勃拉姆斯一边继续吞云吐雾,一边悠然地说:女士们,哪儿有天使,哪儿就一定祥云缭绕。

勃拉姆斯和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斯特劳斯《蓝色的多瑙河》的作者,彼此很是倾慕、钦佩。有一次,他俩在维也纳相遇,斯特劳斯把签名册递给勃拉姆斯,请他留名。勃拉姆斯在空页上抄了几小节《蓝色的多瑙河》的乐曲,然后在下面写了一行字:遗憾的是,这并非勃拉姆斯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