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团体,可惜的伤口

站在江南水乡乌镇应家桥上,俯瞰沿河两岸清一色粉墙黛瓦青石板小路的明清建筑,苏州周庄镇镇长庄春地情不自禁地感叹:“乌镇修旧如旧,完全恢复古镇原形原貌令人震撼,周庄…

1988年,江门粤剧团首次赴港演出,在无线电视台录影时,余阳丽等与汪明荃切磋戏艺。
1988年,江门粤剧团首次赴港演出,在无线电视台录影时,余阳丽等与汪明荃切磋…1988年,江门粤剧团首次赴港演出,在无线电视台录影时,余阳丽等与汪明荃切磋戏艺。
1988年,江门粤剧团首次赴港演出,在无线电视台录影时,余阳丽等与汪明荃切磋戏艺。

外地人说“打夯、打滑、打铁、打针、打折扣、打交道”,无锡人也这么说。但是北方人说“打门”,无锡人却说“敲门”;北方人说“打油”,无锡人说“拷油”;北方人说“打喳…

站在江南水乡乌镇应家桥上,俯瞰沿河两岸清一色粉墙黛瓦青石板小路的明清建筑,苏州周庄镇镇长庄春地情不自禁地感叹:“乌镇修旧如旧,完全恢复古镇原形原貌令人震撼,周庄再也不能骄傲了。”

江门市艺术表演团体有9家。自实行体制改革之后,它们的经营方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江门、新会粤剧团实行集体所有,国家补助,团长负责的体制;开平、台山、鹤山粤剧团实行个人承包的体制;恩平粤剧团实行企业援助办团的体制,因而激励内部活动,调动多方积极性,增强市场竞争能力,每年演出多达330多场次,少的也有100多场,做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齐增长。江门粤剧团,演职人员德艺双馨,广开门路占领市场,不仅在珠三角、粤西等地区备受青睐,而且在美国、港澳等华人社会享有盛誉。该团曾被评为江门市先进单位、正印花旦余阳丽被评为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

外地人说“打夯、打滑、打铁、打针、打折扣、打交道”,无锡人也这么说。但是北方人说“打门”,无锡人却说“敲门”;北方人说“打油”,无锡人说“拷油”;北方人说“打喳喳”,无锡人却说“咬耳朵”……下面一些无锡俗语,不知道外地人能不能听懂:

日前周庄、同里、V薄⒛箱薄⑽谡颉⑽魈亮个古镇参加了江南水乡申报世界遗产培训研讨会。古镇之间互相参观学习,并成立了江南水乡古镇申报世界遗产联谊会,庄春地当仁不玫H瘟说谝蝗卫硎鲁ぁ?因为在此轮保护古村、古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热中,周庄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打个眼眼头、搂白相、打勿煞、打碰、亨不冷打、打野鸡、打圆场、打瞌睡(小睡,北方人叫“打盹儿”)、舌头打个滚、打烊(商店歇夜,老法头里忌说“关店”)、打呵掀、打杂差(就是北方人说的“打杂儿”)……

18年前,周庄听取了国家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的意见,对古镇全面保护,避免了80年代经济热潮中填河、拆桥、开路、造厂的开发性破坏。如今,周庄已成为古镇旅游热地而闻名全国,并列入国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预备名单。每年150万游客创造了5000万元门票收入,还吸引中国科学院在那里建立了高科技园区。现在,3000人的小小周庄全年收入近4个亿。周庄的大红大富,使一大批乡镇和地区领导醒悟:保护古村、古镇、古建筑,不但不会影响经济的发展,相反,可使经济扩展深邃的文化内涵,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动力。

语言产生地方性分歧,要追溯到古代,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封建割据(限制了地区之间的交流),各个地区的语言各自独立地演变着,无法取得一致,因此形成了不同的方言。

阮仪三教授等当年提出的保护开发周庄的“保存古镇,建设新区,发展旅游、振兴经济”十六字方针,如今已成为江南水乡6个古镇的共同经验。但在今天的周庄人看来,走过的弯路和付出的代价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已成为周庄的遗憾,留给了后人,也留给正在实施保护之中的古村、古镇和古城。

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语言隔阂问题,必须努力推广普通话,这样,邑人和外地人交谈起来,就不必像哑巴那样做手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