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骆驼和狼尿,狼女劳拉

丹尼斯是一位英国石油勘探家,来到科威特这个盛产石油的西亚国家考察。这天傍晚,他驾驶着越野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驶,去看一位朋友。丹尼斯一边开车,一边欣赏两边的景色。突然,前方似乎有个庞大的黑影。”糟了,路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他一个激灵,猛踩刹车。随着一声长长的尖厉的刹车声,越野车滑出好几米才停住。丹尼斯惊魂未定地探出头去。啊,竟然是一头正在打盹的骆驼!那头被惊醒的骆驼睁了睁眼睛,好像在表示对丹尼斯的不满,又沉入了梦乡。这是一群野骆驼,十几头骆驼三三两两悠闲地在公路上漫步,几头调皮的小骆驼还在路上打滚嬉闹。”嘀!嘀?quot;丹尼斯一迭声地按嗽叭,想把骆驼赶走。可是,这群野骆驼充耳不闻,一点不害怕,几头小骆驼不仅不退缩,还向丹尼斯的越野车跑来,似乎对他这个外国客人挺感兴趣的。丹尼期急出了一身冷汗,在高速公路上停车可不是闹着玩的。天又黑下来了,连环撞车的惨祸随时可能发生。他赶紧打电话报警。几分钟后,两辆巡逻警车呼啸而至。警察们跳下车来,立即设置了醒目的路标,提醒后面的车子减速。随后挥舞警棍,驱赶路驼。不料,这些野骆驼见了警察,似乎是老相识,只是眨眨小眼睛,继续不紧不慢地溜达,根本不当回事。警察苦笑着告诉丹尼斯,科威特浩瀚的沙漠里生活着不少野骆驼,这些野骆驼是受国家保护的�铮�魏稳硕疾荒苌撕λ�恰K�且恢鄙�畹米杂勺栽冢�罱�餍耘艿礁咚俟�飞侠葱菹⑼胬至恕8嫌指辖舨蛔撸�鲇植荒芘鏊�牵�婺盟�敲话旆ā?br>
尽管警察已经堵住了高速公路的进出口,后面的车流还是排成了长龙。警察赶不走骆驼,只好让司机传下话去,大家一起按嗽叭。顿时,”嘀嘀嘀”,尖厉的嗽叭声响彻在旷野里。可是,那些慢性子的家伙们好像欣赏交响乐似的,照样悠然自得地散着步,有的还趴了下来,好像打算美美地打个瞌睡。警察们无计可施,最后只好朝天鸣枪。”砰!砰!”刺耳的枪声划破夜空。这下这些野骆驼沉不住气了,纷纷向公路两边散去。野骆驼频频在高速公路上出现,对交通安全是个很大的威胁。此事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怎样才能找到一种既不伤害野骆驼又能使它们远离高速公路的好办法呢?这次的遭遇使丹尼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整天跑图书馆查资料,研究起骆驼的习性来。他从当地人那儿了解到,野骆驼时常会遇到狼群的围攻,别看野骆驼身躯庞大,可也不是生性凶残的野狼的对手。骆驼的嗅觉极为灵敏,在沙漠里很远就能根据嗅觉找到水源。因而野骆驼往往闻到狼撒下的尿,就能辨别出狼的出没地,预感到危险,迅速逃得远远的。听到这里,丹尼斯心里一亮:如果在高速公路上洒上狼尿,那些骆驼不就躲得远远了?这个奇特的想法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政府当即决定,向全国五十多条高速公路喷洒狼尿!可是,哪来那么多的狼尿呢?国内所有动物园的狼不过数十头,把它们的尿都积聚起来,恐怕也只够洒十几公里。于是,政府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发出求购信息。结果,花了数千万美元,从欧洲、北美洲进口了五万吨狼尿。洒尿那天,所有的高速公路都禁止通行。数十辆洒水车浩浩荡荡地把成吨的狼尿向公路两边洒去。顿时,公路上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臊臭味。果然,那些野骆驼们闻风而逃。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后来它们再也没有在科威特的高速公路上出现过。

帕蒂家有一条小蟒蛇亚诺斯,只有一米半长。在蟒蛇家庭里,一米半长的蟒蛇相当于人类中上大班的孩子。小帕蒂记得爸爸将这条小蟒蛇从黑布袋里抖出来时,妈妈直摇头皱眉。爸爸却高兴地对妈妈说:”亲爱的,亚诺斯是条乖巧的好蟒蛇。上帝踢给我们澳洲大陆多少美妙的动物伴侣,为我们增添了奇妙和自然情趣。我们要精心调养亚诺斯。帕蒂十四岁时,亚诺斯已三米半长,身上披着光亮的鳞片,浑身显出虎斑纹,与帕蒂一家建立了浓厚的感情。凡是到帕蒂家来的亲朋好友,都喜欢看帕蒂与亚诺斯表演家常节目:帕蒂立正,双手叉腰,亚诺斯一见这个姿势,就知道要它表演,它就在帕蒂的腰、颈及双手叉腰形成的三角形空间攀爬弹绕、作花样穿梭,柔如绸带,有板有眼,犹如马戏团表演的精彩节目,常常赢得满堂喝彩。
帕蒂十八岁时,已是当地一所舞蹈学校的高材生。她从学校回家往沙发上一坐,亚诺斯会从客厅的角落里蜿蜒游来,下半身拖在地上,上半身盘在沙发上,然后把头放在帕蒂的膝盖上。帕蒂左手拿着书看,右手摩挲着亚诺斯冰凉的头,还把腿轻轻地颠动。此时的亚诺斯享受着人类给予它的温情、友爱。它还用尖细的尾巴轻轻地扫着地板,意思是说,我现在的感觉好极了。当帕蒂休息完毕站起身来去干别的事情时,亚诺斯会有受到冷落的反应,它会将上半身竖起,足有一米半高,瞪着眼睛,町着帕蒂,那意思很明显:我与你在一起是愉快,你多坐一会儿不行吗?
帕蒂毕业后成了一名年轻的舞蹈爱,应聘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一家歌剧院就职。临行前,帕蒂对她父亲说要带走亚诺斯。她父亲爽快地答应了。从此,亚诺斯来到昆士兰市的一家寓所。帕蒂生活在一个动物饲养专家的家庭里,受到父亲的影响,对动物有感情,也有驯养的本事。帕蒂在餐桌边竖起一根高达2米的T字形铁架,每到晚上回寓所吃饭时,亚诺斯会顺着T架攀爬,将大半个身子盘在T形架上,把身子放舒服了,就静静地町着帕蒂进餐。这几乎是亚诺斯每天必做的功课,因为它在家太寂寞了,只有这时才有与主人亲近的机会。帕蒂不会冷淡亚诺斯,总在台角上放一只被拴住腿的青蛙、晰蜴或别的什么小动物,而亚诺斯也知道这是属于它的一份食物,它会一口叼住,慢慢吞咽,享受着与主人共进晚餐的乐趣。
帕蒂晚上有倚枕看书的习惯,这时,亚诺斯会徐徐爬下沙发,游到床边,竖起脖子,把头搁在床沿上,它期待主人的亲近。帕蒂有时会摸摸它的头,这时,亚诺斯的尾巴会在地毯上来回扫动,犹如狗在摇尾巴,表示它的高兴。帕蒂心情不佳时,会对亲近上来的蟒蛇头打一下,亚诺斯似乎理解主人的情绪,就悄悄地盘到沙发上休息。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春夜,一个叫班达的盗贼撬开帕蒂寝室的窗户,持着尖刀闯了进来。帕蒂尖一声:”亚诺斯,救命啊!”然后奋起反抗,与盗贼扭作一团,在地毯上滚来滚去。这时亚诺斯正在盘在沙发上打盹儿,帕蒂尖叫的声波震动了它,它吐出一尺长的信子,嗅闻到空气中含有异样的人体气味,这条长达6米、重达120磅的雄性澳洲蟒,突然竖起头,一个猛扑啄将过去,一口叼住盗贼的后颈皮,猛一拖,帕蒂顺势挣脱了班达。班达还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亚诺斯的身子犹如一条粗长的铜棍,将班达紧紧缠住。帕蒂挂了报警电话,四个警察很快来到。他们被眼前这种场面惊呆了–只见帕蒂呆呆地站立,索索发抖,脸色苍白;再看地毯上,只见一条巨蟒紧紧绞着一名大胡子男子,那男子被巨蟒绞得眼睛鼓突,脸色发紫,惊恐万状,呼吸急促。警察们斗惯了歹徒,但从未见过如此紧张的人蛇搏斗,一时竟无从下手。帕蒂见警察来了,惊恐的心情得到缓角,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并要求每个警察拥抱她一下,警察一脸的疑惑。帕蒂告诉他们,蟒蛇是动物,没有理性,你们抱抱我,证明是我的朋友,它就不会伤|<<<<<12>>>>>|

20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阿拉斯加州的纽仑小镇,一个苦命的私生女婴出生后被遗弃在大森林里,一头死了狼崽的母狼路过这里,把这小生命当做自己的孩子叼回了狼窝。尖爪利齿的母狼尽管是凶猛的食肉动物,但同样也有慈爱的母性,每天用自己人的奶哺养女婴,尽心尽力地呵护她。这个喝狼奶长大的女婴逐渐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狼女,除了人体外形外完全狼化了。她像狼一样四肢着地奔跑、跳跃,袭击弱小动物,撕咬血淋淋的食物,熟练地生吞活剥。母狼还教会她“哇嚎哇嚎”地嗥叫,用狼的语方呼朋引伴传递信息。与此同时,她已经没有人的感情,更不用说人的语方和思维方法了,肌肤上长出了浓密的毛。八年后的一天,狼女在独自追赶起点一头羚羊时,被一位护林员发现并制报,将她从大森林中带回来。这个狼女被送到了柯克博士主持的“美国心理改造中心”,给予她取了个名字叫“劳拉”。专家们整整花了五个月的时间,总算让劳拉放弃血腥的生食而接受了熟食;又被她撕烂了无数的衣服才使她养成穿衣服的习惯。渐渐地,人类固有的基因在劳拉身上焕发,她学会了人的语言,行为习惯、生活方式和思想感情都变得和正常人一样,浑身的长毛也褪尽了。人类学者评价说,这是有史以来人类对兽孩最成功的改造。回到文明社会的劳拉上了在学,后来又和一个名叫爱德华的青年结婚了。然而,重新成了“人”的劳拉仍然深深思念着哺育了她的狼妈妈。几年后,她在爱德华的陪同下,又来到了曾经生活水了八年的大森林里看望老狼。“呜——”劳拉用狼的语言嗥叫,音调长长的、柔柔的,带着几分凄怆。几分钟后,草丛中响起沙沙的声音,二十多头狼来到了劳拉和她丈夫跟前。狼群中有只苍老脱毛的老狼,劳拉扑过去紧紧抱着它的前肢,回头对爱德华说:“这就是我的狼妈妈。”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劳拉又狼的语言对狼妈妈说:“妈妈,你已经衰老,在大自然中生活困难很多,跟我回家后吧,我会尽心照料你的!”老狼听了显得异常兴奋,伸出红红的舌头不停舔着劳拉的脸,大概又想起当年喂她吃奶的情景。于是劳拉带着狼妈妈向汽车走去,谁知老狼越走越慢,后来停下了。“呜喔,鸣喔!”它双眼凶光毕露,张开嘴吼叫。劳拉告诉丈夫:“狼妈妈说,你们走,让我留在这里,别惹我生气!”她情不自禁地抱住狼妈妈嚎啕大哭,老狼也凄怆地发出“呜呜”的嗥叫。去年夏天,全美电视网准备拍摄一部《狼女寻狼母》的纪录片,劳拉和她的丈夫跟着摄制组又来到森林里。可是这次不管劳拉怎样嗥叫,狼群都没有出现。于是,等到天黑后大家都钻进了帐逢,劳拉夫妇又单独走进了森林。很快,当劳拉再次发出嗥叫时,周围闪烁出一片绿荧荧的光点。狼群终于来了,它们告诉劳拉,狼妈妈病了。劳拉跟着狼群在狼群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狼妈妈。看到劳拉,老狼使尽全力伸舌舔了舔她的手,随后闭上了眼睛。劳拉伤心地痛哭起来。爱德华安慰她说:“我们把它带动回去,埋葬在公墓里吧。“劳拉摇摇头说:“不,妈妈是山林的一部分,死了也要和山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