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面包,公主与美洲狮

玛莎·米查姆小姐是街角上那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那种店铺门口有三级台阶,你推门进去时,门上的小铃就会响起来).

当然,这篇故事里少不了皇帝与皇后。皇帝是个可怕的老头儿,身上佩着几支六响手枪,靴子上安着踢马刺,嗓门是那么洪亮,连草原上的响尾蛇都会吓得往霸王树下的蛇洞里直钻。在皇室还没有建立之前,人们管他叫“悄声本恩”。当他拥有五万英亩土地和数不清的牛群时,人们便改口叫他“牛皇帝”奥唐奈了。

有个叫菲迦尔的年轻人爱上了美丽的公主,作为求婚的礼物,公主让他去寻找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玛莎小姐今年四十岁了,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错过婚的女人真不少,但同玛莎小姐一比,她们的条件可差得远啦。

皇后本是拉雷多来的一个墨西哥姑娘。可是她成了善良、温柔、地道的科罗拉多主妇,甚至劝服了本思在家里尽量压低嗓门,以免震破碗盏。本思尚未当皇帝时,她坐在刺头牧场正宅的回廊上编织草席。等到抵挡不住的财富源源涌来,用马车从圣安东尼运来了软垫椅子和大圆桌之后,她只得低下与发光泽的头,分担达纳埃的命运了。

年轻人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一座城市,看到了一个死刑犯正在准备接受绞刑,犯人最后提了一个要求,他默默地走下刑台,将一个起着木马的小男孩用在怀里,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他也曾经这样天真无邪,纯洁善良,没有染上人世间的罪过。母亲把他抱在怀里。。最后留下了悔恨的眼泪,菲迦尔赶上前去把那宝贵的眼泪用手接了过来。。他想罪人忏悔的眼泪应该是世界上最无价的东西。可是公主并不满意,于是他继续寻找。。。。

有一个顾客每星期来两三次,玛莎小姐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他是个中年人,戴眼镜,棕色的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的。

为了避免大逆不道起见,我先向你们介绍了皇帝和皇后。在这篇故事里,他们并不出场;其实这篇故事的题目很可以叫做”公主、妙想和大煞风景的狮子”。

第二次他看到了自焚殉夫的美丽新娘(古印度陋习,被认为是忠贞),他用破烂的衬衣包裹着骨灰去找公主,公主依然不满意。

他说英语时带很重的德国口音。他的衣服有的地方磨破了,经过织补,有的地方皱得不成样子。但他的外表仍旧很整饬,礼貌又十分周全。

约瑟法·奥唐奈是仅存的女儿,也就是公主。她从母亲那儿秉承了热情的性格和亚热带的那种皮肤微黑的美。她从本思·奥唐亲皇上那儿获得了大量的魄力、常识和统治才能。要瞻仰这样结合起来的人物,即使跑上许多路都值得。约瑟法骑马疾驰的时候,能够瞄准一只挂在绳上的蛾,六论之中可以打中五枪。她同自己的一只小白猫可以一连玩上好几个钟头,给它穿上各式各样可笑的衣服。她不用铅笔,光凭心算,很快就能告诉你:一千五百四十五头两岁的小牛,每头八块五毛,总共可以卖多少钱。大致说来,多刺牧场面积有四十英里长、2十英里宽—-不过大部分是租来的土地。约瑟法骑着马儿,踏勘了牧场的每一块土地。牧场上的每一个牧童都认识她,都对她忠心耿耿。里普利·音文斯是多刺牧场上一个牛队的头目,有一天见到了她,便打定主意要同皇室联姻。狂妄吗?不见得。那时候,纽西斯一带的男子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并且说到头,牛皇帝的称号并不代表皇室的血统。它多半只说明:拥有这种称号的人在偷牛方面特别高明而且。

第三次年轻人来到了印度,当时印度正遭外族的侵略,他看到一个垂死的拉杰布德战士(印度以尚武勇敢闻名的一族,属刹帝利种姓),战士告诉外乡人“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国家,今天从我们的手里失掉了,我现在成了无国可投的人,但是,我们也向侵略者表明了:印度人为了自己的国家是如何英勇献身的。你现在看到的这周围的尸体,就是那些牺牲在屠刀下面的人。”临死前轻轻念道:“印度母亲必胜”这时从死者的胸口里流出了最后一滴血,一个爱国者、忠于祖国的人尽了他爱国的天职。非迦尔接住了这最后一滴血,心想,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一滴血再宝贵的东西了,,于是他把这滴血带到了公主身边,公主终于被感动了:“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女仆”

这个顾客老是买两个陈面包。新鲜面包是五分钱一个,陈面包五分钱却可以买两个。除了陈面包以外,他从来没有买过别的东西。

一天,里普利、吉文斯到双榆牧场去打听有关一群走失的小牛的消息。_他回程时动身晚了些,当他到达纽西斯河的白马渡口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从那儿到他自己的营地有十六英里。到多刺牧场有十二英里。吉文斯已经很累了,便决定在渡口过夜。

这个故事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了保卫祖国而流尽的最后的一滴血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有一次,玛莎小姐注意到他手指上有一块红褐色的污迹。她立刻断定这位顾客是艺术家,并且非常突围。毫无疑问,他准是住阁楼的人物,他在那里画画,啃啃陈面包,呆想着玛莎小姐面包店里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

河床上有个水坑,水很清洁。两岸长满了茂密的大树和灌木。离水坑五十码远有一片卷曲的牧豆草地—-为他的坐骑提供了晚餐,为他自己准备了床铺。吉文斯控好马,摊开鞍毯,让它晾晾干。他靠着树坐下,卷了一支纸烟。河边的密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发威而震撼人心的吼叫。挂着的小马腾跃起来,害怕地喷着鼻息。古文斯抽着烟,不慌不忙地伸手去拿放在草地上的枪套皮带,拔出枪,转转弹股试试。一昂大纲鱼噗通一声窜进水坑。一只棕色的小兔子绕过一丛猫爪草,坐下来,胡子牵动着,滑稽地瞅着吉文斯。小马继续吃草。

参考资料:普列姆昌德的《世界上的无价宝》印度民间故事

玛莎小姐坐下来吃肉排、面包卷、果酱和喝红茶的时候,常常会好端端地叹起气来,希望那个斯文的艺术家能够分享她的美味的饭菜,不必待在阁楼里啃硬面包。玛莎小姐的心,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是多情的。

黄昏时分,当一头墨西哥狮子在干涸的河道旁边唱起女高音的时候,小心提防是没错的。它歌词的主题可能是:小牛和肥羊不好找,光吃荤食的它很想同你打打交道。

为了证实她对这个顾客的职业猜测得是否正确,她把以前拍买来的一幅绘画从房间里搬到外面,搁在柜台后面的架子上。

草丛里有一只空水果罐头,是以前过路人扔在那儿的。吉文斯看到它,满意地哼了一声。在他那件缚在马鞍后面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些碾碎的咖啡豆。清咖啡和纸烟!牧牛人有了这两样东西,还指望别的什么呢?

那是一幅威尼斯风景。一座壮丽的大理石宫殿矗立在画面的前景—-或者不如说,前面的水景上。此外,还有几条小平底船(船上有位大力把手伸到水面,带出了一道浪迹),有云彩、苍穹和许多明暗烘托的笔触。艺术家是不可能不注意到的。

不出两分钟,他生起了一小堆明快的镜火。他拿着罐头朝水坑走去。在离水坑十五码时,他从灌木枝叶的空隙中看到左边不远处有一匹备女鞍的小马,塔拉着僵绳在啃草。约瑟法·奥唐奈趴在水坑旁边喝了水,站了起来,正在擦去掌心的泥沙。吉文斯还看到在她右边十来码远的荆棘丛中,有一头蹲着的墨西哥狮子。它的硫磺色的眼睛射出饥饿的光芒,眼睛后面六英尺的地方是象猎狗猛扑前那样伸得笔直的尾巴。它挪动后腿,那是猫科动物跳跃前的常态。

两天后,那个顾客来了.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