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热词,是嫡庶之别吗

台湾供奉土地公的紫南宫是台湾人求财必拜的地方。

两周时期贵族称名除了名之外,还有字,“名”是父亲在婴儿出生后三个月所取,
“字”是男子二十岁举行冠礼时宾客所取。男子排行为长称孟,或是传世文献中史家笔法的一种表达。

北京话虽然诞生于北京,却能代表汉民族的语言特点,它的丰富、形象、厚实、一语双关、俏皮,尤其是幽默,富有汉民族的民俗和心理色彩。北京话体现了北京特色的同时,也体现了全国汉族的特色。

新年;南投县;竹山镇;台湾人;土地公

嫡庶;鲁大夫孟氏;弑君之罪;金文;孟姜

北京话;汉族;生命力;语言;北京人

台湾供奉土地公的紫南宫是台湾人求财必拜的地方。紫南宫每逢新年都发放硬币,每人一枚,被称为能生钱的“钱母”。1月1日,南投县竹山镇紫南宫有4万人排队领“钱母”,队长7公里,成为新年一景。

两周时期贵族称名除了名之外,还有字,“名”是父亲在婴儿出生后三个月所取,“字”是男子二十岁举行冠礼时宾客所取。取字是冠礼的一个重要环节,字的结构为“排行+私名+甫”,其中“甫”通“父”。冠礼既然是在二十岁举行,则男子在二十岁就有了“伯某父”“仲某父”等三字全称结构的字。

北京话虽然诞生于北京,却能代表汉民族的语言特点,它的丰富、形象、厚实、一语双关、俏皮,尤其是幽默,富有汉民族的民俗和心理色彩。

今年第一个领到“钱母”的自去年12月19日就开始排队。不少人相信将“钱母”用于生意会买卖兴隆,随身携带能增加财运。

两周时期的贵族女子称名与男子类似,除名之外,也有字。《礼记·曲礼上》“女子许嫁,笄而字”,《礼记·内则》“十有五而笄”,也就是说女子在十五岁许嫁之后举行笄礼并取字。女子的笄礼是与男子的冠礼相对的礼制,同样标志着女子的成年。古书虽然没有记载女子的字具体如何,但王国维《女字说》通过分析金文中女性名字,认为“男子字曰某父,女子曰某母,盖男子之美称莫过于父,女子之美称莫过于母”。从出土材料来看,两周女子的名字方式种类繁多,形式不一,但无论怎样变化,女子称姓仍是名字结构中的核心内容,排行也极为常见,即《礼记·丧服小记》所言“妇女书姓与伯仲”。《白虎通义·姓名》“妇人姓以配字何?明不娶同姓也”,解释了女子名字中姓氏不省的原因。

当然
北京话的这些特点是与北京特殊的历史、特殊的政治、文化、经济地位分不开的。现代北京话中,仍能寻找到秦汉魏晋唐宋元明朝代的古词,比如“嗷糟”、“水筲”,就分别是元代和明代时用的古词,这在元明戏本的唱词中可以找到;也还能找到不少少数民族的语词,比如“您”,北京人常爱称呼这个词,就是来自蒙古族,“大夫”,则来自女真语。

如果没排到“钱母”,就只能摸摸紫南宫的“金母鸡”吉祥物。竹山紫南宫原有一只石制金母鸡,今年新年又添了一只铜制金母鸡,据称用1500公斤铜打造,耗时3个月、耗资70万元新台币。

尽管男女在命字时均以长幼排序,称之伯仲叔季,但“男女异长”,是分别排列的,“孟”与“伯”在文献中都可以用来表示排行为长。如《左传·定公四年》:“文、武、成、康之伯犹多,而不获是分也,唯不尚年也。”孔颖达疏:“伯是兄弟之长,故举伯以为言。”《诗·鄘风·桑中》:“云谁之思?美孟姜矣。”郑玄笺:“孟姜,列国之长女。”高亨注:“孟,长也。兄弟姊妹中的年长者称‘孟’。”夏禄《释孟》认为“孟”为会意字,表示用皿盛子,是古代民俗中杀首子、长子而食的体现,故有首、始、长之意。裘锡圭先生《杀首子解》则从人类学及比较文化学角度,结合传世文献记载,论说古代杀首子而食具有献新祭及祭后圣餐的性质。

但是,北京话,实在是历史长时间冶炼,是汉民族和北方多民族多方交融的结果。这后一点对于北京话的形成、发展,在我看来更为重要。因为自辽金元至清,北京一直处于少数民族政权统治之下,语言不可能不受到少数民族语言的影响。语言学者曾经指出北方汉语早在1000多年前便与阿尔泰语系的契丹语、女真语、蒙古语有着密切联系,这应该是很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