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当代亲子关系,理想与现实的燃情之作

由刘江执导的电视剧《归去来》近期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引发了观众对留学青年的探讨,对海外留学的深刻思考。

看完长篇电视剧《大牧歌》,让人沉浸在一种因作品而产生的感动之中。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新编大型秦腔现代戏《项链》(徐新华编剧,韩剑英导演,李梅主演)。

由刘江执导的电视剧《归去来》近期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引发了观众对留学青年的探讨,对海外留学的深刻思考。导演刘江多年来一直在情感、家庭、谍战、战争、革命、刑侦等诸多类型元素之间进行有益的探索,取得了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的不错成绩。但此次聚焦留学生生活的电视剧《归去来》,触角更甚,它既有青春的阵痛与成长,也有家庭的冷暖与撕裂,既有处江湖之远的异国人生,也有居庙堂之高的官场现形,它刷新了我们以往题材元素上的诸多壁垒,在一个看似很常态的当代故事里,趟出了一条气质迥异的曲径。

看完长篇电视剧《大牧歌》,让人沉浸在一种因作品而产生的感动之中。随着剧情扣人心弦地推进和人物命运的展开,使之成为令观众牵肠挂肚,与之同悲同喜的过程,进而为这样一部既洋溢着理想主义光芒,又体现出现实主义精神的燃情之作而击节赞赏。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新编大型秦腔现代戏《项链》(徐新华编剧,韩剑英导演,李梅主演),以敏锐的目光、独到的开掘、深刻的意蕴、精美的展示,艺术地还原了当下一片众目聚焦的现实生活场景,生动地揭橥出一种道德信仰、诚信坚守的挣扎、救赎、复归、升华的脉动过程。勾勒出了一派道德自我完善、诚信坚守不怠和勇于担当精神的可贵气象,进而迸发出中华优良道德传统如何坚守、传承、高扬的时代呐喊。这些内涵丰富的时代话题的诉说与张扬,卓有成效地催动人们在当今这个泛物质主义时代萌生正确的认识,充盈践行的力量,以维护和坚守道德与信仰为中心的精神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项链》一剧的思想意义和艺术价值不可小觑。

《归去来》同时也是一部很特别的当代青春剧。它以留学生活为载体,通过不同背景家庭的牵扯,进而探讨情感生活的种种变数。故事主线是新一代年轻人的撕裂与成长,隐线上又不无父辈原罪的观照,通过两代人价值观的碰撞和撕扯,引发年轻人对公平、正义、抉择以及一整个价值体系的思考。《归去来》聚焦时代新青年与父辈、与时代的撕裂与觉醒。

《大牧歌》以新疆建设兵团的生活为背景,从20世纪50年代一直写到改革开放之初,描绘了一幅荡人心魄的时代长卷。其所展现的主要故事,就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下来的特级战斗英雄齐怀正,与上海来的知识青年林凡清、许静芝、郑君,以及与追随齐怀正而来的家乡姑娘杨月亮等人之间发生的动人故事。他们以理想、激情和热血建设新疆、屯垦戍边的故事,及其在此过程中,他们之间产生的错综复杂、百转千回的情感故事。

秦腔《项链》核心的故事元素并非简单地横移自法国作家莫泊桑的经典短篇小说《项链》,而是另辟蹊径,着力传达完全中国化的戏曲《项链》所蕴含的核心旨趣,讲述一个地道的中国故事。其在丰富原有故事的基础上,对原著的意义、价值以及精神走向进行了近乎颠覆性的创新和全面的转化开掘,以“借项链”“丢项链”“还项链”为主要叙事单元来设置情节桥段,讲述了西京城里白领青年女子韩雪莹的心路历程和精彩故事。韩雪莹是一个独立、自尊、本分、自强,浸润着诚信与担当精神的时代女性。作为中国千千万万80后农村青年的一员,她通过读书上大学改变了命运,留在了大城市,干上了体面的工作,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如果不是横空出世的“项链”心结,她可能平平常常而又光光鲜鲜生活着。然而,事情就是这般怪异,命运就是如此奇崛。当韩雪莹陷入项链事件那百般奔突、千般纠葛中时,她的人性性格、心灵动态、美好本色犹如七彩云霞铺洒开来……韩雪莹的形象塑造质朴而真实,她并非一开始就是“高大全”式的人物,其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得让人仰视。恰恰相反,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甚至身上还流露出诸如爱慕虚荣的短板。就是这么一个女青年,在遭遇“项链事件”的一系列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直到挺起腰杆从拷问自己的烈焰中涅槃而出,才完成了人物向高点的攀登。她以自己勇于担当、体现诚信的崇高精神释放出来的诚与真,诠释了当今在中国梦的引导下一代青年人身上蕴蓄的中国价值与时代表达。观众正是通过富有个性情怀的人物形象、真实的典型环境,感受到韩雪莹身上洋溢出来的道德力量之真切实在。

《归去来》中的年轻人,每一个都很特别,他们因由不同的目的留洋异国,在经历了种种疼痛与蜕变之后,终奔向各自独立自主的人生。罗晋饰演的书澈背负“顶包案”来到旧金山,本性善良的他,一直试图摆脱父亲荫护。唐嫣饰演的萧清为学业而来,她没有从清廉的检察官父亲那里得到殷实的物质生活,却懂得如何公平正直地待人处世和奋斗。许龄月化身的缪盈奔爱而来,却为父亲的家业牺牲了爱情,并最终选择独立。于济玮演绎的宁鸣则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小子,但他有一颗为爱守护的心。几位主角的出身在留学生里具有非典型性,但他们的人生选择却具有时代的典型性。

林凡清为兑现对恩师邵教授的承诺,从上海来到新疆接掌老师创办的畜牧实验站,虽然经历了各种风雨和挫折,但在建设兵团的师、团级的领导,特别是老营长齐怀正的支持下,林凡清以严谨科学的态度和毫不气馁的精神,为兵团、为国家培养出了新型良种羊。上海姑娘许静芝为了爱情,追随林凡清历尽了重重磨难来到新疆,却阴差阳错地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情感波折。而齐怀正由于在战场上不幸受伤失去了做丈夫的能力,忍着巨大的内心创伤让深爱着他的杨月亮嫁给了郑君。所有主要人物的心路情感都被剧作紧紧地扭结在了一起,产生出大喜大悲的艺术冲击力,使作品因其独有的传奇性、情节性和抒情性,构成了某种经典性和史诗性的艺术风格。

剧中另一对纯粹来自农村而在城市讨生活的青年韩二龙和贾三妮,则从另一个角度丰富着主人公韩雪莹的形象。这对夫妻通过勤劳的双手,凭借诚信的定力,一步步地奔向小康。只是由于一个冬天里的童话(贾三妮患了乳腺癌,韩二龙为给妻子筹钱看病不得不撒谎),生生地将他们推到了诚信的对立面。一旦真情大白,埋藏在他们内心的诚信之光,不减半点地熠熠生辉。这两人的艺术形象同韩雪莹相互呼应,在增添戏剧性、使得戏剧冲突更加有味好看的艺术链条滚动中,一道构成了体现诚信精神的统一体,联手筑起了巍巍不倒的诚信大堤。这里,有必要提到舞台开场时和结束间两次闪烁亮点的那个小女孩。剧作透过这个小女孩的童心、童趣,那种稚嫩可爱而又最真实最感人的心理流绪,吹拂起一曲礼赞诚信的时代大歌。而那条晶莹闪光的项链,在戏中被输入了更多的内涵。这条项链本是企业家黄伯钧送出的“定情信物”,出自对未婚妻诚信度的考量,他出手的项链其实是高仿的赝品。这个情节的创新、注入,为剧作后面的高潮作了出人意料的铺垫,使得全剧悬念迭出,引人入胜。剧作用变焦镜头展现了生活在现代都市环境下人的自我心灵救赎、精神升华,得以宣扬出更多的人都具有进行自我回归的内质,为剧作的内容增加了丰盈的因子。